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李旭反传销咨询救助

反传销协会李旭:与传销者之间的“战斗”

 二维码 369
作者:陈钟兰来源:海峡都市报

  老妈被洗脑了,小黄用尽办法,没能让其回心转意;小黄请来了高人——中国反传销协会的李旭,“战斗”打响了……


  福州仓山区小黄的母亲黄妈妈去南宁旅游,半个月工夫,儿女们便发现母亲变了。已过退休年龄的母亲忽然极其渴望“成功”,梦想通过一笔小小的投资,在一两年内赚1000万元。


  小黄的直觉是,母亲在南宁遇到传销组织,被洗脑了。“跟网上说的一模一样,还说她以前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但去了南宁后就相信天上真的会掉馅饼了。”小黄开始在网上搜寻反传销的资料,准备把母亲拉回来。然而,小黄低估了传销洗脑的强大,它就像一个强大的棋手,把家人反传销的路子摸透了,使家人无计可施。


家人反传销连败两城
动之以情


  小黄首先展开亲情攻势:小黄家境不错,成员和睦,母亲完全有安享晚年的条件,对母亲“甜言蜜语”,或许能拉回母亲。然而母亲回家后就说家里没亲情,没温暖,“说她在南宁的时候,早上一起床就有人把牙膏帮她挤好,洗脸水帮她打好,早饭帮她摆好,说那些人对她很热情,说我和弟弟还不如那些陌生人,边说边哭,我都听傻了,感觉这不是我妈。”


  不但嫌家没有家的感觉,黄妈妈还对家里人的许多行为反感起来,比如伙食搞得丰盛些就说浪费,用洗衣机洗衣“不如把衣服扔掉”,嫌孩子们做事不够“干脆利落”,甚至儿子挂电话前的“Bye”都让黄妈妈反感。


  小黄这才意识到,家里人如果没有按传销“老师”设定的方式生活,在黄妈妈眼里就是错了。


晓之以理


  小黄接着摆出撒手锏:在网上找到的大量资料。包括传销中的数字骗局,包括传销人蛊惑人心的妖术,包括一堆家破人亡的实际故事。


  但这招还没开始使用就输了,黄妈妈说在南宁时就看过了,还说那些负面报道只是为了阻止更多人进入这个行业。

  此后,黄妈妈命令姐弟俩一周内筹到钱,然后卖掉房子辞掉工作,举家迁往南宁。只要小黄姐弟一反对,或说那是传销,妈妈就大哭,还摔碗摔筷。


五种武器 把黄妈妈拉回来


  无奈之下,小黄打电话给本报记者,同时联系上了反传销的李旭。李旭第二天就乘飞机到了福州,一番筹划后,记者随着李旭,参加了这场反传销的“战斗”。


武器一:角色扮演


  李旭说,劝说过程中通常采用角色扮演的方式,如扮演传销者家属的朋友、老师,以此接近劝说对象,因为传销组织从一开始便向传销者灌输歪理邪说,例如传销是国家暗中保护的行业,国家打击也只是暗中进行宏观调控的一种方法,如果一开始就告知他们自己的身份,往往会引起他们的逆反和戒备心理,拒绝与李旭他们交谈。


  这次的反洗脑劝说,李旭扮演主持人的姨夫,主持人扮演小黄的弟弟的同学。出现在小黄家的理由是,主持人当天在带着“姨夫”逛福州时,巧遇小黄,遂被他请去家中做客。


  快到小黄家时,李旭还提议买些水果,他说“这样演起来更真”。


武器二:投其所好


  到了小黄家,寒暄后,四人便开始闲聊。黄妈妈开始还不怎么插话。闲聊中,李旭“无意”中提到自己多年来因生意关系走遍中国大江南北,最喜欢的地方则是广西南宁。黄妈妈一听南宁,变得非常兴奋,立马接过话,大赞南宁的好。于是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谈话中李旭又“无意”中透露自己在南宁曾做过“纯资本投资”,还做到了较高级别,且没有任何否定“纯资本投资”的话语,黄妈妈更是如遇知己。主持人和小黄则在一旁装傻充愣,问这问那,假装很有兴趣,黄妈妈的话匣子顿时打开了。


  李旭点评:传销组织对成员进行洗脑时,首先会告知他们外界对此行业的种种负面看法,都只是为了阻止更多人踏入行业分享利润,被洗脑的人也不认为自己所从事的行业是传销,而是一件利国利民利己利亲人的好事。因为被反复告知越是别人反对的越要坚持,所以他们通常有很强的戒备心理,若一开始就挑明自己的身份,且直接告知真相,被洗脑者便会不愿意交谈,所以反洗脑一开始,要先投其所好,取得对方的信任,循序渐进地进行。


武器三:传授技巧


  当两人谈“纯资本投资”谈得火热时,李旭话锋一转,说该行业也并非天下掉馅饼的行业,还是有一些技巧和方法的。黄妈妈一听,忙说“你做的级别比我高多了,给我传授点技巧和方法,让我好少走些弯路。”这时李旭以行业内“不同体系不同级不能互相打听”为由,假意推脱,后又说介于侄女和其子关系的原因,就“不吝赐教”,还特意嘱咐她不可告知今天以外的第五个人。


  然后李旭便开始谈他的“纯资本投资”方法和技巧,讲得头头是道,黄妈妈开始时也兴致勃勃,时不时点头或说“对对对……”表示听懂和赞同,但是越往后听越不吱声了,而且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


  李旭点评:黄妈妈在传销里只是最低级别,传销又追求“短平快”,她肯定会对传销技巧和方法感兴趣,因为可以让她少走弯路,赶超别人,所以在传授技巧方法时,他就把里面的各种难度暗藏其中一起告知她,让她自己开始怀疑和动摇,逐渐令她消极,让她知难而退。


武器四:抖出内幕


  见黄妈妈开始有所动摇,李旭便掏出纸笔,开始算账了。李旭告诉她,她所投资的每一笔钱是如何被组织里的大小头目逐级吞没的,还特意核算出了“纯资本投资”行业中号称的能给国家纳45%税实为大骗局,其实这45%最终是落到了组织中老总的手中。其间,黄妈妈不停地看李旭列的账本,也不停地提问,最后只是拿着账本只看不言语了。


  李旭见状,及时抛出自己的亲身经历,说他在看清真相后,在国家《反传销法》颁布后不久便撤出,还好撤得及时,不然如今已蹲监狱,当年和他一起搞的人如今已在监狱内,说得甚是动情。


  李旭点评:在第二步的基础上,穷追猛打,用算账和数字来告诉她内幕和实情,让她自己去理清楚,并且以一个做“纯资本投资”曾经做到高级别的过来人的身份告诉她,这并非国家行为,且还是违法行为,让她清楚知道其中的危害。


武器五:亲情感化


  最后,李旭直接告诉黄妈妈,在这个行业里,大部分像她一样的人都是被骗的人,唯一能够赚到钱的人是金字塔顶端的“老总”,而能做到“老总”级别的人是少之又少,这类人通常是心狠手辣,自私自利,可即使最后赚了个盆满钵满也不可能荣归故里,因为他赚的钱大部分是从自己的亲戚朋友中骗来的不义之财。


  李旭还借机夸黄妈妈,说虽仅是刚相识,但看得出她是心地善良之人,而且有一双懂事的好儿女,就等着享天伦之乐了,“纯资本投资”没必要去做。这时小黄接话说,“妈,这‘纯资本投资’我们可不干了,你就在家安心过日子,等抱孙子好了。”黄妈妈点头笑了笑。


  李旭点评:在告诉她“纯资本投资”的内幕后,接着就用亲情感化她,说她当前的家庭情况已经很好,没必要再去做这档“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行业,毁了自己的同时,也累及家人,最终让她彻底动摇,彻底死心。


  李旭的反洗脑进行了约三个小时,黄妈妈对“纯资本投资”的态度最终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小黄告诉主持人,次日她母亲还主动说出舅舅舅妈在南宁做的也是“纯资本投资”,她就是舅舅的下线,还提议要把舅舅他们骗回来,再把李旭请来,让他们及早回头。前几日,黄妈妈也参与了李旭劝说中的角色扮演,成功劝说了自己的弟弟弟妹。


李旭其人


  李旭四十来岁,四川人。2004年他被小舅子哄骗进入了传销组织,一年内成为一个小头目,发展了50多名下线,两个姐姐也在其中。一年后,李旭幡然醒悟,遂开始走上反传销的道路,并在2009年1月成立了中国反传销协会这个民间组织。协会成立以来,每年解救劝说上千传销人员。


我们的业务

——

宣传预防

解救劝说

打击传销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由知名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成立,是一家专业反传销研究、反洗脑救助机构,2006年开始李旭投身反传销公益事业,十多年来,带领反传销专业团队踏遍祖国的大江南北,直接解救劝说的传销受害者达上万人。并入选“CCTV2017年度法治人物”候选人。

联系方式

——

13261207360@163.com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北京市丰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