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李旭反传销咨询救助

民间反传销第一人:全国除了西藏都有传销李旭

 二维码 294
作者:陆晨阳来源:都市快报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李旭在广东惠州劝说传销受害者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李旭(左一)在湖北黄石解救传销受害者

   对话民间反传销第一人:


   我看到了太多倾家荡产 我不能停下


   “全国除了西藏都有传销”


   记者:你反传销5年,其中专职反传销3年,你觉得传销活动比以前多了还是少了?


   李旭:越来越多,越来越猖獗了。全国除了西藏都有传销。以前传销分为北派和南派,北派以打工者、大学生等年轻人为主,涉及金额较少;南派以事业有成的人为主,高智商、高学历、高投入,主做金融类传销。现在这两派会师了,混合了。


   记者:你估计全国传销的人有上千万,这个估计太夸张了吧?


   李旭:我不觉得夸张,原来传销主要在大中城市,现在很多小县城都有。


   记者:传销是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的,当时还卖产品,有实物载体,有些转型成了合法的直销。现在的传销好像不卖产品了,变成了一种金钱游戏。


   李旭:传销本来是一种产品销售方式,进入中国后越来越变味,变得不注重产品销售,注重拉人头。现在的传销升级了,虚拟化了,连卖产品这块遮羞布都不要了,是赤裸裸的诈骗。


   记者:既然赤裸裸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看不清?


   李旭:传销组织者把非法的活动包装得很好看,比如“资本运作”“财富二次分配”“促进就业”“抵制洋货保护国货”“东盟十国合作项目”“高额纳税”“少数人才能享受的特权”“国家保密项目”“国家暗中保护”等等,让人感觉是从事高尚、伟大、有意义的活动,不是做传销。


   记者:对新人洗脑的第一步就是让人觉得自己不是传销?


   李旭:对。这么多年我国一直打击传销,很多人知道,所以首先要撇清与传销的关系,好把人拉进来。我解救传销者时,在他们的宿舍发现《刑法》,他们也研究法律,他们不认为自己是传销。


   另一方面,面对打击,传销也是“见招拆招”,改头换面。现在有传销的组织结构不像过去那样全是金字塔,有些改成了等腰梯形,声称大家都从零开始,平等致富,投入几万元,可以赚到几百万元上千万元,然后成功出局。以前传销是无限制地拉人,现在只要拉几个就可以了,让人觉得很简单,很容易成功,不妨赌一把。


   “那种残酷会让人终身难忘”


   记者:你做过传销小头目,当时有没有赚到钱?


   李旭:做了一年多了,我并没有赚钱,还赔进去2万多元。我当时是B级小头目,在一个传销组织中,只有少数组织者,A级头目,也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可以赚钱。一将功成万骨枯。


   记者:你刚刚接触传销时,觉得这些人疯了,怎么可能坐在那里就赚钱,后来怎么还是加入了?


   李旭:传销培训是封闭你的信息、重复谎言的过程。它能抓住人性的贪婪、想走捷径的弱点,有诱人的一面,还加入了成功学,放大你的信心,让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都是可能的。再加上成功人士的现身说法,一般人很难不信。后来当派出所来查抄课堂的时候,我指挥大家把板凳抢回来,还大闹派出所。我妈妈在电话中骂我骗人、伤天害理,我还向母亲描绘美好的将来。


   传销就像邪教,对人精神的控制非常可怕。传销组织的行话叫做头三天用亲情留人,后三天用行业留人,被传销对象只要和他们生活一个星期,就能够彻底被洗脑。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博士后、海归、教授、律师,还有退休官员,都会被骗进去呢?


   记者:不管身份是什么,人性的弱点是一样的。


   李旭:没有人会拒绝财富。人被洗脑之后会相当的狂热,这个时候即便被执法部门强力终止,传销者也不会觉悟。


   记者:2005年,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受骗的?


   李旭:底层的传销人员是不许看书看报的,行动没有自由,独立思考的时间也没有。但当上小头目后,我开始有空上上网,也可以接触更高一级的人员了。我发现他们没有自己说的那样“住宾馆,月收入过万元”,我找到骗我来的那个亲戚,核实了他的生活状况有假,我才发现自己受骗了。


   记者:然后你怎么办?


   李旭:我策划了一场“哗变”,我掌握了我们这个组织最高级头目的开会地点,然后去派出所报了案,把他们抓了。最让我为难的是如何面对那30多名手下,这些人都是被感情利用哄骗来的,大家朝夕生活在一起,其中有放弃学业的大学生,有为此离婚的人,有为此卖掉房子的人,还有为此放弃工作的人……最后,我扔下两屋子人跑到了南京,给他们一个个发短信、打电话,告诉他们受骗了,电话里我听见那边的人哭了,我也哭了。那种残酷会让人终身难忘,应该说反传销的行动是从那个秋天开始的。


   扮演角色解救传销受害者


   记者:你怎么解救传销受害者?


   李旭:首先我要扮演角色,扮成求助者的亲戚、朋友,以此接触受害者,开始反洗脑。你要一开始就说传销怎么怎么,人家马上不听你的。反洗脑很难,要在几个小时内让对方思想来个180度转弯。


   刀本无罪,看怎么使用。开始谈话时,我会先肯定传销的一些做法,如团队合作、励志、改掉坏的生活习惯等。受害者知道我是内行,对我产生兴趣后,我就可以给他分析、算账,讲他们投资的每一笔钱是如何被组织里的大小头目逐级吞没,讲头目根本不纳税,讲这是违法行为。等到受害者变得失落,急着想把钱捞回来,我再开导他。


   记者:你干这个像是潜伏。你遇到过危险吗?毕竟你会被传销者认为断他们财路。


   李旭:遇到过危险,挨过打。有一次我的眼镜被打碎,身上痛了好几个月。我们协会有个工作人员曾经被捅过3刀。当时,受害者已经被劝说成功,提出要回去取行李,结果在回去取行李时被传销组织策反。协会工作人员受伤后,靠志愿者、网友的捐赠才有了医药费。此后再做解救工作,遇到回去取行李的,我们一定陪着去,或者干脆就不要行李。


   李旭,自封的“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有人称他是民间反传销第一人。


   协会设在北京,有十多个专职人员,以前干过传销,他们最重要的工作是接受委托,解救传销受害者。

   今年40岁的李旭是四川阆中人,1993年到辽宁鞍山打工,1995年经营豆腐作坊,1998年在鞍山买地盖了房,一家人安定下来。2004年,在一个亲戚的鼓动下,到江苏徐州做传销,成为一个线下有30多人的小头目,其中包括自己的两个姐姐。


   天天做着发大财美梦的李旭,2005年9月在网上看到《直销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之后,他终于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情既不崇高,也不伟大,而且违法。做传销的一年多,不仅害了自己,害了家庭,还害了很多陌生人。他想做些什么,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


   2006年3月,李旭买了电脑,开出反传销的博客,试图现身说法让更多的人别再上当受骗。次年,李旭开始外出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2009年,李旭牵头成立了“中国反传销协会”。其实,他这个协会并没有登记注册,没有合法身份,不过因为做的是好事,没有人找他们麻烦。


   造谣造到联合国


   记者:最近广西打击传销,据说有上万人被驱散。但是这些人还可以联系,他们会不会卷土重来?


   李旭:驱散不能解决问题,他们休整一下,风头一过,春风吹又生,或者转移到另外地方继续干。我这里有一条传销组织群发的手机短信,可以看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短信冒充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发给所有“资本运作业内人士”,也就是传销者,短信内容是这样:“由于外来人口(增加)过快,金融危机的影响,和中国政府的补贴行为,以及中国西部的资本运作已引起世界各国对中国的特别关注和不满,联合国正在调查中国是否违反加入世贸组织时所签的条约,最近进行宏观调控,对广西的资本运作进行负面报道,望各体系积极配合,老业务员暂时停止工作,新人工作低调进行,做好自律,调整好心态,加以解释,悟通行业的目的、意义,以及行业管理的办法和手段,待调控结束,一切工作正常进行!”


   你看看,他们什么话都敢说,造谣造到联合国,根本不怕。


   记者:为什么打击传销这么多年,收效不明显呢?


   李旭:首先是法律上的操作性不强。2009年2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中新增了“组织领导传销罪”,我当时很高兴。但后来出台的司法解释说,“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这让我心冷,因为按照这个解释,取证很难,因为认识大头目的传销者很少,定罪也就很难。所以在现实中,以“组织领导传销罪”处理的不多,多数是劳教这样的行政处罚。不客气地说,这个司法解释的制定者不懂传销,认知还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


   其次,打击传销目前是由工商主管、公安配合。但两个部门存在一些扯皮。打电话给110,让找工商局;打工商12315,说没有强制手段,又推给公安。现在传销方式很多,基本上没有产品,工商局查不到任何东西,工商来了,传销组织根本不害怕。但公安局也无奈,因为法律规定了由工商局主管,只有在工商先查,涉嫌非法拘禁、诈骗等情况下,公安机关才可以介入。我主张传销归公安局管,因为工商部门没有强制手段。


   更重要的是,一些地方打传销不是“真打”。因为传销者大多数是外地人,聚集在一个地方,客观上能带来消费,带来经济利益。


   记者:你的意思是真要打击,还是可以打掉的?毕竟传销可以顺藤摸瓜,一查到底。


   李旭:是的。我觉得真要打,是一定可以打掉的。我们就是一个桥梁,知道传销的弱点、软肋是什么,我们经常配合公安局、工商部门打击。


   “不希望其他人继续错下去”


   记者:听说你因为反传销离婚了?


   李旭:确实有些讽刺,我传销都没离婚,反传销却离婚了。做这个工作长期不回家,又没经济来源,于是婚姻出了问题。


   记者:你现在重新组建家庭了吗?


   李旭:快了,正在谈恋爱。


   记者:你有孩子吗?


   李旭:有一个男孩,在四川老家上高二了,我妈妈照顾他。


   记者:你们这个“反传销协会”解救了多少受害者?收钱吗?


   李旭:我们接受受害者家属委托,前去解救。每年解救上千人。差旅费是委托者出的,感谢费由他们看着给。一般受害者家庭经济条件都不大好。我们协会的运作主要依靠捐款。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让这个协会身份合法?


   李旭:没有合法身份很不方便,经常有人要看我们证件,我们哪有证件,而且很多资助不能给我们。所以我们也想到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但需要有主管单位才行,我们找不到主管单位,找过几个都说不了解我们的工作,没法管。


   记者:是什么支撑你长期反传销?你会继续吗?


   李旭:虽然我有时候很迷茫,不知道能走多远,但我总想,自己曾经错过,不希望其他人继续错下去。我反传销是救赎,一个传销者的救赎。我看到了太多倾家荡产,众叛亲离,呼天抢地,你们浙江也有不少,我不能现在停止反传销,肯定会继续。

我们的业务

——

宣传预防

解救劝说

打击传销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由知名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成立,是一家专业反传销研究、反洗脑救助机构,2006年开始李旭投身反传销公益事业,十多年来,带领反传销专业团队踏遍祖国的大江南北,直接解救劝说的传销受害者达上万人。并入选“CCTV2017年度法治人物”候选人。

联系方式

——

13261207360@163.com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北京市丰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