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李旭反传销咨询救助

从传销头目到“中国反传销第一人” 一个四川小伙的双面人生

 二维码 231
作者:王玉贵来源:西南商报


一个阆中小伙的双面人生



 曾经,他是一名打工仔,靠自己的辛勤打拼在辽宁鞍山城郊买了地盖了房。


曾经,他是一名传销头目,用发财的谎言把两个姐姐拉进了传销的魔窟,建立了40多人的团队。

现在,他是一名笃定的反传销斗士,带领反传志愿者解救传销人员5000多人,被誉为“中国民间反传销第一人”。

而在亲友眼中,他做传销是走入歧途,走上了反传销的道路“又是一个歧途”……

见到李旭时,是2月23日的下午,蛇年元宵节的前一天。

因为年逾七旬的母亲重病,除夕那天就赶回老家阆中的李旭一直呆在家里照顾术后的母亲,没有兑现“回阆中就和记者联系”的承诺。

今年41岁的李旭个子不高,有些瘦弱,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看上去有些书生气——这让人很难把他和他的经历,以及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联系起来。

目前,李旭和他所带领的“中国反传销协会”正在筹划建立全国首家民办传销心理疏导反洗脑基地——“戒传所”,这个类似戒网瘾的机构,可以方便传销受害者家属求助并为传销痴迷者做心理疏导工作。由中国反传销协会创办的中国反传销协会网则及时更新中国反传销动态,向网民普及传销的各种形式,揭露传销真相,戳穿“美丽”谎言,为网民答疑解惑,并提供求助电话,帮助所有被传销所迷惑的人们,已然成为中国最权威的反传销专业网站。

从传销小头目,到中国反传销第一人,这两条截然不同的“歧途”,让李旭过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双面生活……

只身闯荡

农村小伙异地发家

1972年1月,李旭出生在四川XX市XX镇一个偏远的农家,在他正读高中的1989年,他敬重且深爱的父亲不幸去世,给他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学习成绩受到很大影响。

1992年,高中毕业。20岁的李旭在老乡的介绍下,只身前往北京市,在海淀区一家工厂当装卸工。因为体力有限,他每月只能领到100块钱的工资,住在厂里的工棚里,20多人挤一间大屋子,睡在木板拼接的床上。

实在坚持不去,李旭辗转到一家小餐馆干了一段时间。1993年4月,在亲戚的介绍下,他去了辽宁鞍山市一家砖厂打杂,随后进入一家豆腐店。

两年后,李旭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豆腐店。结了婚,还把母亲从阆中老家接来,雇了四五个帮手,每天忙着把黄豆磨成浆,做成豆腐,然后批发给小商贩。

“生意最好的时候,每天可以加工1000多斤黄豆。”李旭说。

1998年,李旭在鞍山市城郊买了一块地,修建了一套房子,既当工坊,又做宿舍。又隔了两年,他又买地修了一套漂亮的住房。

2002年后,因为竞争激烈,豆腐店的生意不再那么红火,但尚能维持。直到2004年4月。“我清楚地记得那阵是火车提速的时候,我的人生却开了倒车。”

身陷传销

小头目拉亲姐姐进魔窟

因为生意受挫,2004年后,李旭开始筹划何去何从。

正在这个时候,小舅子打电话告诉李旭,说在江苏徐州包水电活能挣大钱。“其实我最初并不相信,因为他在我豆腐店干过,比较了解他。”

隔了没多久,岳父隔三岔五给李旭打来电话,苦口婆心劝说他不要放弃这个机会,“做豆腐好苦嘛。”

当年4月18日,李旭带了点路费,就登上了前往徐州的火车。

“我一出站就看见小舅子了。士别三日真是刮目相看。原来不修边幅的他,竟也西装革履。跟他一起来接我的还有一位,一样的打扮。满脸堆着笑,边说着‘大哥辛苦了’边伸出了他那双热情的手。我有些手足无措。”李旭在后来写的博客中,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当我到了他们的住地,一进屋,满屋的人都向我问好,马上给我递上牙具,打来洗脸水,叫我洗漱,洗脸盆都是双手端着叫我洗的……太热情了,我真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我十多年没回老家,这些老乡对我这么好。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后来才知道,这都是传销惯用的套路——亲情打动。”李旭说,第二天吃完早饭,小舅子和老乡便带他出去玩,中途借故去看朋友时带他进了一间屋子,满屋子都是人。他被热情地招呼坐下,随后进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召开“生意介绍会”。

“我马上明白了是传销,如坐针毡。”听了一个半小时的课,李旭只觉得这些人很可笑:这帮“疯子”,真是白日做梦!天上能掉陷饼吗,难道坐在那里钱就来了吗?

当天下午,就有人给李旭做工作:“这个行业就是照妖镜,要是真觉得是火坑的话,就可以把亲戚朋友带走!”

“那个圈子里的人都是四川人,很多还是家乡人。他们对我太好了,甚至还主动给我洗脚。”李旭说,因为不好意思离开,他打算留下来看看。

第三天的一个大型分享会,彻底攻破了李旭的心理防线。几个传销成功人士给大家分享了成功经验。“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今天睡地铺,明天当老板”……极具煽动的洗脑,让李旭试着接受这种新的“发财”之道。隔了几天,李旭以“包水电工程需要资金”的借口,让妻子打了一万多元过去。

充满激情的李旭不仅邀约了几个朋友入伙,还用“善意的谎言”把自己的两个亲姐姐骗了过来,大姐一家三口为赶“21世纪农民最后一次翻身机会”这趟末班车,不惜在银行贷款1万元;二姐和二姐夫抛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带上全部的积蓄,也加入到“一夜暴富”的队列中。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李旭下面的团队就发展到40多人,他成为了一个传销头目。

举报团伙

不堪过往梦魇缠身

正在李旭执着地致力于发财梦时,2005年8月10日,国务院先后公布《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

此后的一天,李旭和另一个“小头目”闲来无事,到网吧查询了这两个“条例”,越读心里越凉:原来自己从事的,正是国家打击的传销!

这以后,寝食难安的李旭每天借故到网吧上网,关注有关新闻。原来自己从事的“假天狮”,所谓的“五级三阶制”是凭借98%的人倾家荡产垫背,成全少数几个位于塔尖上的人物。

2005年9月底,李旭又从网上看到自己所在的四川团队“第一成功人士”罗某被捕的消息,终于明白自己正走着一条不归路。思前想后,他决定把真相先告诉下面的几名“小头目”。

随后,他只身前往公安部门举报。“市局推到分局,分局推到辖区派出所,派出所又借故按兵不动。”李旭说,那天晚上,他就站在派出所门口不走,拨打了“110”:传销这么害人,你们怎么可以无动于衷?

派出所所长被感动了,联合工商一起行动。李旭所在的传销团伙里,5个A级B级头目被抓获,400多名传销人员被遣返。

不仅耗费了一年半的时间,投进2万多元辛苦钱打了水漂,而且以友情亲情做筹码,骗了不少亲戚朋友。李旭觉得无脸见人,不愿回家,于是前往南京,想找一份工作从头开始。但传销的梦魇始终缠绕着他,无力自拔。

有一天晚上,李旭实在忍不住对亲人思念的煎熬,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听见电话那头母亲苍老的声音,李旭不知说什么好,只是颤抖着喊了一声“妈”就哽咽难言。在母亲不断地追问下,李旭哭泣着告诉了老人他的经历。“钱没有可以挣,我可只有你一个儿子啊,快回来吧……”母亲哭泣着劝慰。

当晚,李旭买了火车票,第二天一早就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反传解救

义无反顾东奔西走

回到辽宁鞍山的家中,李旭整天呆在家里。

2006年元旦,李旭买了一台电脑,一方面用来上网打发时间,一方面用来获取更多的信息,寻找重新开始的机会。

传销仍是他关注的重点。他建立了名为“独步天下客”的新浪博客,连续记录自己一年多的传销经历,写下了3万多字的文章《传销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关注李旭博客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在博客上评论、留言,也有人向他求助。随后,他又建立了反传销QQ群,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当时一心想帮助那些曾经像我一样执迷不悟的人早点醒悟。”

不仅不去找工作,反而整天躲在家里上网、打电话,有时还聊天到深夜,甚至通宵。李旭的行为引起了家人的强烈不满。有天晚上,母亲气得拿着棍子,要砸了李旭的电脑。

那时的鞍山也有不少传销团伙,有的甚至就在李旭家的附近。闻讯而来的人上门找到李旭,要他伸出援手,他总是毫不犹豫就应承下来。在辽宁鞍山的县级市海城成功地解救出一名传销人员后,传销头目通过受害人带话:要让李旭在鞍山“消失”。

2007年初,李旭借故到外地打工,踏上了到外地解救传销人员之路。当年9月,他前往传销泛滥的广西,辗转玉林、来宾、南宁、北海、贵港等地,历时一个多月的暗访,帮助一名重庆男孩解救出母亲。李旭也清楚地了解了以“连锁经营”为幌子的“南派传销”的实质,在网上曝光了其内幕。

因为全身心地致力于反传,常年在外奔波无暇照顾家庭,而且还不断赔钱进去,2008年9月,相处15年的妻子终于和他离婚了。

在亲友眼中,从2004年以来,李旭总是误入歧途——做传销是走入歧途,好不容易醒悟过来,却又走上了反传销的道路,又是一个“歧途”。“有那么多的求助,我实在是不能坐视不管啊。”李旭说,他也是在为自己的经历“救赎”。

成立协会

职业反传“中国第一人”

在李旭的印象中,传销可谓是无所不在。而反传销人却身形挂单,势单力薄。

2009年初,李旭和反传过程中结识的几名志愿者,在河南新乡成立了反传工作室。同年4月,他在北京大兴区租了办公用房,“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正式挂牌。他与几十名志愿者一道,开始了反传销行动的“集团军”作战。

2009年3月,李旭想方设法在鞍山一个非法传销组织卧底调查,发现这个传销组织以开店、介绍工作为名,将全国各地的人骗至鞍山后,洗脑培训,收取2900元的费用。掌握详情后,他立即向当地警方举报。

在李旭的配合下,这个传销组织被警方连根拔起,29名传销头目被刑事拘留。由于该案是《刑法修正案》确立“组织领导传销罪”后破获的第一起传销大案,因此成为“全国打击传销第一案”。

媒体对李旭高调反传的事迹报道得越来越多,求助李旭的人也越来越多。每次解救,深谙传销套路的李旭都会巧妙地运用各种方式,与公安、工商取得联系,同时还会借助媒体的力量。目前,李旭建立的“中国反传销协会网”有很高的浏览量,他实名认证的腾讯微博也有粉丝15万多。

“我有时也会‘威胁’传销头目放人,毕竟邪不胜正,他们是心虚的”李旭说。

2011年5月初,李旭与中央电视台取得联系后,再次前往广西来宾,开始长达3个月的暗访,掌握了大量证据,拍了许多内幕镜头,为央视的节目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当年8月11日,央视曝光了广西来宾市传销组织活动猖獗的报道,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从而拉开了新一轮打击传销风暴的序幕,李旭是这个序幕的“拉幕员”之一。一位央视编导称:“揭开来宾传销真相过程中,李旭立下了汗马功劳。”

来宾传销黑幕经央视曝光后,当地警方、工商部门迅速行动,仅用一周时间就控制了100多名传销骨干,数万名传销人员被遣散,曾经猖獗一时的传销大军转眼间分崩离析。

几年来,李旭和他的团队先后解救传销人员5000多人,配合执法部门捣毁传销组织40多个。

路在何方

反传斗士内心也迷茫

尽管包括央视、东方卫视、凤凰卫视、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参考消息、南方周末在内的数十家媒体对李旭和他的“中国反传销协会”都进行了报道,但李旭心里的阴郁却始终难以淡去。

去年,李旭所在的“中国反传销协会”办公地已经搬了两次家,虽然场地面积有200多平方米,但仍租住在居民区。

“资金是一个大问题。”李旭介绍,协会目前有20多名工作人员,都是有过传销经历的志愿者,“反传就必须反‘洗脑’,没有那段经历不行。”

每天早上7点过,志愿者们就开始工作,接听咨询电话,接待求助人员,为脱离传销组织后仍执迷不悟的人员进行心理辅导。每天就这样忙忙碌碌到深夜,或者接受求助,前往全国各地解救,但这些志愿者仅能获得极少的报酬。“他们也要生活,有的还上有老、下有小啊。而且,因为传销他们曾经被骗了不少钱。”

所有的经费,全部来自于求助者的资助。“我们也会对求助者明确表示,解救的路费、生活费由求助者承担。但是别人愿意给我们协会捐助多少,却全凭心意。”

在几乎所有的媒体报道中,李旭的身份均是“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但李旭毫不讳言,这个组织至今还没能获得正式注册。他为此多次奔走,找过民政部、工商总局,但至今没有获得明确表态。

早在2009年,《中国青年报》曾以《民间反传销 尴尬在路上》的长文,专门关注“中国反传销协会”的“经费没来源,身份不合法”,虽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却依然没有下文。

“传销没有消失,反传就必须继续。”李旭说,法律界定不清、职能部门推诿也罢,顽强隐蔽、打击难度大也罢,但不争的事实摆着,传销祸害社会,身陷传销的人需要解救,作为一群曾经的传销受害者,他们的反传工作还要继续。

延伸阅读

网络传销“七十二变”迷人眼

“点击鼠标,月入10万!”、“坐在家里,也能挣大钱!”……春节后求职高峰来临,在广东的网吧里查询招工信息的湖南籍农民工何少勇,很快就被这类消息吸引。“开始还以为碰到了发财的机会,差点加入,幸亏有受过骗的朋友提醒,才知道原来是一群传销骗子搞的。”

在经历了初期阶段后,近年来,网络传销又改头换面,穿上了“电子商务”、“网络直销”、“投资理财”、“私募基金”、“网游盈利”、“资本运作”、“股权投资”、“网上培训”等“网络马甲”。湖南省工商局经济检查总队队长毛爱伦介绍说,网络传销就像病毒一样,不断出现新的变种,企图逃脱执法部门的查处。工商部门提醒网民,目前正值求职高峰期,网民务必严加提防这种“美丽陷阱”。

网络传销愈演愈烈

近年来,随着我国不断加大对传统传销的打击力度,以及人们对传统传销有了一定认识,加上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传销犯罪分子把主要“阵地”转移到互联网,网络传销也愈演愈烈。以全国打击传销工作的重点地区湖南省为例,当地2012年查处的10起传销典型案例中,网络传销就占了六起,全国网络传销案件的数量逐年飙升,发展之迅猛令人吃惊。

简单说,网络传销是指不法分子依托互联网,利用部分民众贪财懒惰的心理,通过拉人头、收取各种名目的费用、发展下线来牟利,扰乱经济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行为。

毛爱伦介绍说,网络传销发展初期,主要是以网络为宣传平台,把传统传销和互联网“嫁接”在一起。他们通过网络聊天诱骗网民加入传销组织,缴纳入会费并发展下线,诱骗对象主要是熟悉的网友和诱惑性广告“钓”来的网民;或者先在网络上“遍撒网”寻找“下线”,然后在现实中将“下线”们召集,举行家庭式小型聚会进行洗脑,以此规避大规模聚会易被查处的风险;或者开办实体店,以此为掩护,在现实中“拉人头”,然后再在相关网站上进行入会登记、输入推介人资料、缴纳“入会费”等。

2012年被查处的横跨湖南、山东、广东等多省、涉案金额过亿、“下线”过万的“军圣营销”特大网络传销案便属于“嫁接模式”。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刘岳兵介绍说,最初,犯罪嫌疑人徐启军在山东省临沂市注册成立临沂军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军圣公司”),在全国各地设分公司、办事处和专卖店,对外宣传谎称公司是国务院的直属机构,以“代表国家”收编“人际网”会员为名拉拢人员加入公司,在网络上、现实中拉人头发展下线。

2012年年初,这一犯罪团伙进入湖南省怀化工商部门和警方的视野:当地一家名为“天缘日化用品经销部”的店铺,打着销售日化用品的旗号,卖的却是“广告收益权”。而所谓的“广告收益权”并非实际商品,而是通过发展“会员”和“下线”的方式,收取“入会费”、销售“股权”和“销售产品返利”等。公安机关顺藤摸瓜,调查发现店铺的背后就是军圣公司,这一团伙大肆网罗山东、湖南、广东、福建、安徽等10余个省份的传销人员,以“五级三阶制”的模式大搞网络传销。办案民警介绍说,他们到处开设店面,表面上销售牙膏等日化用品,实际上是以实体店为掩护开展网络传销。

互联网和传统传销模式的“嫁接”迅速开出“罪恶之花”,破坏了众多家庭的正当利益。据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军圣营销就发展下线达万余人,获取传销非法资金约2.61亿元。

改头换面“七十二变”

近年来,网络传销改头换面,穿上了“电子商务”、“网络直销”、“投资理财”、“私募基金”、“网游盈利”、“资本运作”、“股权投资”、“网上培训”等“网络马甲”。

这些时下流行的商界专业词迷惑了大众的眼睛,犯罪分子在网上建立传销系统,拉人加入、信息传递等所有活动都在网络上进行,更具隐蔽性。他们或利用网民对电子商务的认识盲区,以“网络营销”、“网络直销”为名,鼓吹电子商务快速致富,变相收取“入门费”,设定各种奖励方式激励会员发展下线;或假借“投资理财”名义,以私募基金、发行原始股为幌子,骗取网民入会并发展下线;或鼓动网民“只要在游戏中充值,就可轻松赚钱,发展新用户还有奖励”;或打着“资本运作”、“连锁销售”的旗号,称只要投资即可在短期内获取丰厚利润,并以高额的提成回报激励入会者发展下线。

眼下火热的电子商务成了传销分子的一种主要手段。据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检总队副总队长肖向阳介绍,2012年5月,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的徐先生在网聊时,一个网友吹嘘自己生活富足以及拥有独特的生财之道,推荐他加入盛唐国际公司,称只要投入1.2万元,一年内就能获利16.2万元。徐先生一听如获至宝,在对方的指导下,在网站上填好相关资料后,注册成为圣唐国际公司会员,并向这个公司的熊某某个人银行账户汇了4000元,购买了一套产品。然后,公司要求他去拉新人加入,一旦成功就有丰厚提成。徐先生向朋友极力推荐,幸亏头脑清醒的朋友提醒他这很可能就是一个传销组织,徐先生才怀疑自己落入传销陷阱,于是到公安机关报案。

当地公安部门调查后发现,盛唐国际公司利用其打造的电子商务平台,以推销产品为名,要求参加者以汇款购买产品的方式获得注册会员资格,已注册会员发展下线后,即可获得400元/单(一单就是指一个下线会员购买一套产品)。

岳阳市公安机关迅速立案侦查,发现湖南常德熊某、北京张某等人自2011年10月份以来在湖南省常德市注册成立湖南盛唐国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利用互联网平台,以“电子商务”、“直销”为幌子,大肆发展会员加入,并以发展会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至案发时,共发展会员20695个,最高层级达51层,会员遍及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涉案金额达8000余万元。

克服贪欲保持清醒

与传统传销相比,有人把网络传销比喻为腐尸堆里长出的毒蘑菇,它对经济秩序、社会和谐稳定产生了更大的危害。

毛爱伦告诉记者,网络传销欺骗性更强,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大多数群众对所谓的“电子商务”、“资本运作”、“投资理财”仅一知半解,极易被蒙蔽。同时,与传统式传销的人际传播方式相比,网络传销借助互联网,影响到更多人群,传播速度也更快,涉案金额也更大。一位常年办案的执法人员告诉记者,以前的传销案涉案金额达到两三亿元就是特大案了,现在动辄几十亿,甚至几百亿,使得更多的家庭倾家荡产。

记者从工商、公安部门了解到,近年的查办案件情况显示,以前传销都以“坑熟人”为主,面向农民、下岗失业人员等弱势群体,现在网络传销则通过网络渗透到了大学生、白领、公务员等群体。一方面产生了更大范围的恶劣影响,另一方面,高级知识分子群体加入后,传销团伙对网络技术运用更娴熟,更懂得利用技术手段来逃避执法机关,给执法部门的查处工作增加了难度。

记者在采访中,不少工商、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反映,部分地方政府对传销的危害认识不够,甚至有官员认为传销能够拉动地方经济发展,也对打击传销工作带来了困扰。

湖南省打击传销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湖南省工商局副局长鲁先华认为,网络传销破坏了互联网诚信,恶化了电子商务环境,也导致亲情和友情被欺骗和侵害,影响了社会伦理道德和社会诚信的稳定和发展。

目前正值节后求职高峰期,节后返城的农民工、应届的大中专毕业生等人群都在积极准备寻找工作。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就业形势一旦不好,传销就会像癌细胞一样迅猛扩散,这个时候尤其对网络传销要保持高度警惕,执法部门在继续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求职群体也务必要严加防范。

多位业内专家认为,最根本的还是要克服贪欲,不要幻想“一夜暴富”。在遇到创业、投资项目时,要仔细研究其商业模式。无论打着什么样的旗号,如果其经营的项目并不创造任何财富,却许诺只要交钱入会,发展人员就能获取“回报”,就必须提高警惕。如果抱着侥幸心理参与其中,最终很有可能落得血本无归,甚至走向犯罪的道路。


我们的业务

——

宣传预防

解救劝说

打击传销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由知名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成立,是一家专业反传销研究、反洗脑救助机构,2006年开始李旭投身反传销公益事业,十多年来,带领反传销专业团队踏遍祖国的大江南北,直接解救劝说的传销受害者达上万人。并入选“CCTV2017年度法治人物”候选人。

联系方式

——

13261207360@163.com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北京市丰台区